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自贡史上的一场惨烈麻将
时间:2013-06-05 16:07:32  来源:盐都商人网

据不完全统计,自1912年至1933年,四川各派系军阀之间,共发生过大小战役470余次,其半数以上,均为争夺自流井等盐场和盐税而起。

在四川军阀混战时期,各种牌号的川军,迭经扩充,竟达40余万之众。残民以逞,闾里为墟,其扰乱破坏的程度,便可想而知了。1925年,成都的报纸载过这样一首诗:烽火连天尽劫灰,目断川东无雁飞;可怜载道沙场骨,战死热血向谁挥?生动地描绘了当时的情景。

在军阀混战时期,这块富庶甲于蜀中川省精华之地,便成了军阀们相互争夺中的地盘,成了他们铁爪钢牙下的肥肉。他们既征逐于巴蜀,又驰骋于盐场。真是各路军阀争雄长,盐都变换大王旗。自贡地区东西两场,无年不驻兵,无兵不为患。

这些生财有方的军阀们,每到盐场便先声夺人,恐吓威吓一番,杀鸡给猴看。这套把戏果能将钱多胆小的盐商震慑住,或者被进一步勒索,或者送贿上门。川军第一师支队长方斌进驻盐场,就是在玩弄一番所谓严查乱党的把戏后,得寸进尺,勒索盐商的。他手里不知何处弄来王三畏堂所属广生同字号于光诸年间出的红票一张,载明应支付纹银7200两。方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直赶广生同打牌,赌毕后在觥筹交错之中,方出示红票,伸手兑换,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由广生同偿付花盐3儎,值银5千余两。消息传来,商们商们被方斌这一手吓住了,纷纷设谋自保。想直接送钱上门,又恐方斌不买账,更怕被当作把柄,弄巧成拙。于是冥思苦想,得出妙计一条:何不投其好,邀他打麻将牌,间接贡献,不露痕迹。方斌牌瘾甚大,陪赌的人争当输家,争相放炮,以便出钱进贡。有的还唯恐放炮不准,竟密派专人站在方身后,暗递眼色,随时指挥。方斌也心照不宣,借机作弊赢牌。有时两块白板,也要开暗杠,盐商明知有假,也噤若寒蝉,不敢去争辩翻牌,即使自己手中有了白板,也要赶快扣牌,不再打出去。每次下场结账,方斌总是赢得笑口常开,盐商们则是如释重负,略感宽怀。

1925年,川黔联军打败杨森后,刘湘、袁祖铭、刘文辉、邓锡侯等均到达自流井开善后会议,适新桥建成,故取名善后桥。大军阀们云集白贡时,盐商们也故伎重演,争相设赌,一掷千金,输与军阀。这一时期盐商们以打牌为名,向军阀变相行贿之数,不下十数万两白银。

联军在自流井恢复了民国十二年底组织的护商处。处长三人为黄瀚(刘湘军)、李晓谷(袁祖铭黔军)、文和笙(刘文辉军)。任用本地人蒙树培为会计科长,倪敬先为交际科长,对引盐征收护商费。

身为会计科长的蒙树培,是当时自贡地区名列前茅的银钱商,开设的钱庄遍及川南。就是这位护商处的会计科长,照样难逃军阀勒索的厄运。为讨好驻军,他也加入了打大麻将的行列,在与刘湘部军头豪赌的牌局中,凡遇大牌都不敢和,一夜之间,在这场惨烈的麻将赌局中,蒙树培竟然输掉了数万两银子。按豪赌定下的规矩,又必须认赌服输,兑现银元。因为手中、家中都没有那么多现银,场上的赢家又盛气凌人地威逼讨账,蒙树培只得忍气吞声地当场写下欠条,并保证三天之内如数偿还。军头收下欠条,方放蒙树培回家,并一再威胁:三天还不清赌债,就将他投入大牢。

输得晕头转向的蒙树培回到蒙家大院(即西秦会馆东側老电影院对面)家里,可谓痛彻肺腑,但又一筹莫展,通宵未眠。天亮后到自己的钱庄查询,现银又远远不够,只好派员到宜宾、隆昌分号提取现银,交由银担子挑运回来,蒙树培只好枯坐在家,等候消息。到了第三天晚上,银担子都还没有回来,蒙树培心急如焚,焦急万分,惧怕军阀派兵抓人,竟一时想不开,在厨房悬梁自尽,釀就了这一旷世悲剧,令时人感叹不已、痛悼不已。然就在蒙树培自杀后几个小时,银担子就回到了蒙家大院,蒙夫人秘不发丧,派人偿还赌债、查封冻结钱庄所有账目后,才发布蒙树培死讯,举办丧事,就这样,保全了蒙家的财产。

宋良曦/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hgh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