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西南军阀对自贡盐商的敲诈勒索
时间:2013-06-05 16:12:05  来源:盐都商人网

从辛亥革命后到1932年,不管是哪路军阀进驻自贡地区,都俨然成了盐场的太上皇,主宰生杀予夺大权。他们尽管在这里搜刮了大量的盐税,但仍欲壑难平,对当地的富商大贾,大加褫夺,不惜使用恐吓、讹诈、诬陷、绑票、关押、肉刑,甚至明火执仗抢劫等种种手段,为所欲为。总之,谁有油水便敲诈谁,能敲诈多少就敲诈多少。

1912年,川军第一师周骏部团长方斌率队进驻自贡,当他得知盐场首富,当推王李两大家族后,便设计敲诈。先以“私藏枪支、甘心庇匪”的罪名,搜捕盐场巨富王向荣的第二代、时已成为东场富商的王子衡,王闻讯潜逃,方斌便借机下令,拍卖王的井灶,与范容光得款10.8万元。接着,又以“私藏枪支、吸食鸦片”的罪名,欲逮捕“李四友堂”总办,大盐商李星桥,李得悉后藏匿不出,方斌立即宣布罚款10万元。经李星桥的代表陈省修再三哀告,给了方斌5万元才了案。王李两家除在被搜捕时就损失了一些贵重衣物和鸦片外,花在向方斌等人求情送礼的开销,亦有数万元之多。

翌年,方斌又以盐商张筱坡曾参加过同盟会,支持过熊克武在重庆独立,此时又逃亡在外,都督胡景伊已有通缉令发出为由,肆无忌惮地乘机大捞一把。他派兵查封张筱坡家产,经疏通后由张家交出3干元才启封。张筱坡的一个助手钟常卿在三圣桥的店房也被没收。随后不久,钟常卿竟被暗杀,个中蹊跷,无人得知。方斌驻防自贡期间,有人计算他敲诈“盐巴公爷”的钱达70余万,可能有些夸大,但上述几项,已是20多万元了。

1917年,川、滇两军在资中、内江一带激战,9月,滇军顾品珍部退出自流井时,烧杀掳掠,火烧正街,抢劫盐务稽核所。随之攻进盐场的是川军第三师第十团。团长张鹏午得知王三畏堂族人、大盐商王作甘曾与滇军关系密切,便立即打出“杀手锏”,以通敌罪逮捕王作甘,并故意扬言要执行枪决,王氏家族恐慌万状,王作甘胞弟,曾留学日本并与四川军政界关系甚密的王浔九求救于盐务稽核所经理张英华,由张英华说情担保,王作甘被罚交生银10万两才保释回家,并且另送生银3千两与团部的李厚芬,酬谢其斡旋之情。目睹这场闹剧的张英华,心有余悸,唯恐再生事端,祸延自身,以三万元送给张鹏午,以求弥祸消灾。

当年年底,滇军又卷土重来,打回自贡。旅长金汉鼎也不放过发财的机会。他以李氏家族的寨堡三多寨曾拒滇军入寨,致使滇军蒙受损失为由,派兵围困该寨,扬言要逮捕寨长、大盐商李孟麟,李得讯逃走,金汉鼎便立即查封李的井灶,拍卖存盐,经张筱坡前往说情,全寨要罚引盐100儎(当时引盐每引50包。花盐每包净重260斤,巴盐每包净重210斤,花盐九引为一儎,巴盐十二引为一儎),约值20万左右。大盐商李氏家族损失之惨重,可见一斑。

1925年春,杨森在其发动的“统一之役”中,派兵进攻自贡,驱逐刘文辉部,刘部退后,杨部郭汝栋、白驹等师占据盐场。杨森委其妹夫陈正五任提款处长,陈与旅长吴行光合谋,假戏真做,逮捕盐商、银钱商倪敬先,送往富顺城防防司部,在进行一番虚张声势的审讯后,威逼倪敬先回井筹款。倪在三个星期,以所谓期票扣现、预借等名目,敲诈盐商50万元之巨。不肯贴现付款的盐商,如重庆帮邓筱舫、江津帮诸子言,都陈正五扣留关押。

同年秋,杨森又被川黔联军击败,郭汝栋在溃退之际,纵兵掳掠,盐场人民,顿遭浩劫。郭汝栋看准油水最大的地方是“王三堂”的大本营——大安寨,竟派兵挨户搜索,搜刮钱财。据当时传闻,单是被抢走的金戒指就用箩筐来装,装了两大箩筐。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四川军阀敲诈自贡盐商还有更为奇特的伎俩,即是又当强盗又追赃。1921年,盐务缉私营第四营长唐海波指使士兵化装成走私贩,威吓盐商,抬走盐包,毁坏仓库,抢劫一空。然后反诬盐商走私,拘禁扣押,借此罚款。盐商虽然蒙受不白之冤,但有口难辩,也只得忍着肉痛,捧出白花花的银子。

四川军阀敲诈盐商,动辄绑票关押,当时被群众讽称为“拉肥猪”,“抱童子”。如果用这种招数仍不奏效,更不惜动用刑具,任你是“铁公鸡”,也得拔下毛来方肯收手。1918年,川军第五师吕超部王维纲旅进驻自贡,估吃霸赊,他们绑架拷打盐商罗相全、李云阶等,敲诈钱财。富商雷子锐全家老幼都被扣押作为人质,直到雷家凑齐7千元才被释放回家。1927年,刘湘部骑兵团团长黄翰驻井催款,随时捕人,动刑拷问。炭商胡子纯被敲诈,拒不出钱,竟遭毒刑。胡被脱光上身,用内装烧红杠炭的煤油铁皮桶背在背上,皮肉被烧焦,这种刑法还美其名曰“背皮背篼”。

宋良曦/文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hgh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