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盐都橹船 中国内河航运史上的独特景致
时间:2013-06-05 16:23:09  来源:盐都商人网


      孙明经先生在自贡考察时拍摄的自贡运盐船照片

“橹船歪脑壳,五支为一单。行止如雁行,恰运一载盐。”这是清代文人刘慎知《富荣场景诗》第八首对盐船的生动描述。诗中所说的橹船,又被称为“歪脑壳船”、“歪尾船”,这种造型奇特,船头、船尾逆向歪扭着的船,曾在自贡盐业运输中起过重要的作用。

随着时代的变迁,橹船在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之后,逐渐谈出人们的视野,随它一起消失的还有自贡历史上一个已经离我们远去的“内河盐运时代”。

见证盐都盐运兴衰

千帆林立,橹船竞发,是清末至民国时期自贡釜溪河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旧时,自贡盐场的传统销售区主要在湖北、湖南、云南、贵州一带,要将盐货运往山高水远,道路崎岖的销售地,除人背马驮外,最主要、最经济的运输方法就是船运,所以在自贡沙湾码头,经常可以看到盐舟竞发的场面。盐船从这里出发,要经过滩多水浅的釜溪河,进沱江,在泸州汇入长江。釜溪河暗礁密布,水流湍急,危机四伏,为了克服这重重困难,疏通盐道,就必须有一种能适合此种水道的安全可靠的船。

清咸丰、同治前,因釜溪河河水浅航道狭窄,大船不能出入,运输食盐的船舶是一种俗称“黄瓜皮”的小船。清光绪三年(1877年),自贡地区的食盐改为官运。为利于食盐运输,官运局决定“增堰蓄水”。于是,从次年起,对釜溪河航道再次进行整治,在金子凼以下共增修石堰、板堰7道,加之道光年间(1821年—1850年)在重滩、仙滩、沿滩和老鸦滩修筑的4道石堰、板堰,水位提高1.5米,淹没19处浅滩,使水运能力大大提高。釜溪河航道拓宽,船只吨位加大,于是船工们根据当时的水运环境设计和制造了独具风格的橹船,并成为清末至民国时期釜溪河上运输食盐的专用船。到清光绪兴办官运时,自流井有橹船2110只,到民国七八年,曾达到3000只左右。

抗日战争开始后,沿海产盐区相继沦陷,自贡盐场奉命增产,由年产350万担提高到650万担,以解决军需民食。自贡盐场增产后,釜溪河航道无法满足运输的需要。为此,川康盐务管理局于1938年决定首先在釜溪河的金子凼、沿滩和邓井关建造船闸,提高水位,渠化河道,以达到全年通航,确保运输任务的完成。1942年,金子凼、沿滩和邓井关3座船闸全部建成,釜溪河航道彻底改善,橹船每次往返航期,由30多天缩短为10天左右,全年通航吨位达25万吨,满足了当时赶运盐、煤的需要。因新船闸建成,航期缩短,船多盐少的矛盾亦随之出现。为了降低运费,1943年川康盐务管理局裁减多余的运盐船,歪脑壳船减为1055只。1952年成渝铁路通车,公路建设逐步发展,货物大部分改走铁路和公路,给水运带来较大影响。1953年,歪脑壳橹船全部转港邓井关,在釜溪河绝迹,完成了其历史使命。

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这种橹船实物早已不复存在,人们只能从老照片中追忆其昔日的荣光。

打造世界独有船体

1938年4月,金陵大学教师孙明经先生在自贡考察时拍摄的880多幅照片(现仅存127幅),是目前最早的全面而完整地记录自贡盐场井盐生产、运销和管理的影像资料,是研究自贡盐业史和城市史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被有关专家誉为“当代清明上河图”。在这批照片中,留存下珍贵的橹船影像。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收藏着一条比对老照片制作的实体比例缩小的橹船模型,可以使人们看到盐都人民充满智慧的设计思想和造船技艺。

这艘橹船与一般的船只外观不同,它船头由右向左歪扭,船尾由左向右拧转,形成船头与船尾相反方向的小倾斜。“橹船模型制作精致,看似小巧,实际上它的原型是只长14米,宽约2.5米的大船。”自贡盐业历史博物馆馆长黄健介绍,橹船实物上,有一条长达16米,比船本身还长的船橹(艄),所以,在史书中其学名为“橹船”。船体从右偏左呈倾斜状,船尾由左偏右叫做主艄,主梢上钉着较高的橹嘴子,由此插下一根铁条以推动橹浆。这种船只是根据自贡盐道水急滩浅,弯道急曲和盐船怕湿的特殊需要而专门设计的,故显得与众不同。

橹船船头长4米的部分叫“剪子”,系放零星杂物的地方;往后依次设计为6个独立的舱,走舱、桅台舱、前宫舱、后宫舱、太平舱、火舱;船的尾部用于搁置零星用具,船行上水时,也用来聚缆拉船。太平舱长4米,是桡桨划船的地方,桨由柏木做成,而火舱是船工们烧火做饭的地方,其余船舱皆用来装盐包。前后船舱的蓬盖为5张,除前后舱上的不动外,其余船头2张,船尾1张都可以活动使用,方便遮盖盐包。

橹船是中国乃至世界内河航运史上独特的一种船型,它之所以能在复杂的水域坏境自由穿梭,除头尾两处的独特弯曲造型外,关键在于橹的巧妙设计。橹是在舵桨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的,舵桨加长后操作方式从“划”演变为鱼尾式的“摇”,就产生了橹船特有的“橹”。橹的操作方式极为合理,它利用杠杆原理,只要在橹的握手端施加不大的力、摇动很小的角度,再加上橹绳的借力,就能在橹的入水端产生很大的力并增大它的摆动幅度。要是改变橹的角度扳动,还能起到船舵的作用,使船转向。船工术语中的“扳艄”、“推艄”,即是将橹侧过来“拉”和“推”,使船转向的意思。橹船上的橹通常用绳索吊在船尾橹头的支点上,船工摇橹时,橹来回拨动水,利用水的反作用力推进船舶。船的推力是在推橹时产生的,收橹时,橹展成水平,阻力很小。建造这样一只橹船需用到的木料就需好几种,其中楠木板用于制作船身、“面子”、“肚脏”时使用,松木板用于制作船底,柏木作为杂项使用。造一只这样的船还另需钉锯125公斤,桐油石灰约40公斤,桐油20公斤。

这样大的一个“庞然大物”究竟能装多少盐?据史料记载,这种“歪脑壳船”通常载花盐90包(每包270斤),或巴盐120包(每包218斤),约12吨。在没有“流线体”概念和理论公式的年代里,盐都人民凭借劳动中的智慧,将超大载运功能与流线型外观完美结合,设计并制造出这样一种科学的船只,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化解釜溪航运难题

釜溪河上的运盐橹船为何要制造成歪脑壳和歪尾的特殊形制呢?

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副馆长、副研究馆员程龙刚,多年来致力于橹船的研究。他认为,橹船独特的设计构造,主要是为了提高船体的抗扭曲能力,增大扭距,以适应釜溪河河道弯曲、狭窄和滩险的情况,提高船身的结构强度,有效地化解了行船中可能遇到的险状。

井盐产出十分不易,运出去也不轻松。釜溪河从自流井到邓井关这段河道峡岸束江,水流湍急。对此,清乾隆时期的隆昌县令朱云骏有诗云:“船迎层雾上,峡束怒涛飞。”不仅如此,釜溪河十里九滩,从关外至邓井关计有钓鱼台、金子凼、斑竹沱、斑鸠石等险滩57处,洪水时湍流毁船,枯水时水浅搁舟。

“船头和船尾逆向歪扭的橹船,十分巧妙地适应了釜溪河河道狭窄的要求。”程龙刚介绍说,釜溪河河面不是很宽,特别是枯水期,可用的有效航道宽度就更为有限,上下相向而行的船只很容易迎头相撞,这样就会造成卡船。一旦发生卡船,满载盐包的下行船只就会大量堵在河道中,待放水期水头一过,就会被搁浅在河道里。为了防止上下相向航行的船只卡船,在釜溪河中的行船规则是“无论上行还是下行,船只一律走左手”。橹船船头统一从右向左歪扭,不易向右撞上相向而行的船只;即使迎头相撞,因“各归左手”,也不会卡船。橹船上行或下行从后面撞上同方向的前面的船尾,因船头和船尾向相反方向歪扭,就会很好地“回到左手”。因此,橹船向相反方向歪扭的船头和船尾,使釜溪河因河道狭窄发生撞船而卡船的难题迎刃而解了。

把橹船船尾做成由左向右歪扭的形状,非常科学地解决了釜溪河河湾大的难题。“屁股”歪扭的橹船,船尾高耸,左舷与船体不相对称,便于行驶“之”字型航道。船工在过滩时站在船尾便于观察滩漕的弯曲度,手持船橹,自如应对。所以说,“歪屁股船”正是利用这种“歪”,使其在急流险滩中从容而过,游刃有余。同时,橹船船尾呈鸭尾状,适宜过埝放滩时的水位落差,以减缓颠簸倾斜,保持行驶平衡,比较安全。

运盐船一旦撞上险滩,就会造成船毁盐失。然而,当橹船下行遇到险滩时,从右向左歪扭的“歪脑壳”可以轻而易举地避让,不会使船体与险滩正面相撞。与此同时,高高翘起的“歪脑壳”船头也起着压浪的作用,以免河水溅起将盐包打湿。

留住盐运文化载体

多年来,盐都橹船以其独特的造型、优良的结构和富有效率的运输形式,得到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关注。

英国著名科学家李约瑟博士在任英国驻重庆办事处官员时,曾亲自考察过这种盐船,并在他那部集中国劳动人民智慧之大成的宏篇巨著《中国科技史》中,给予了相应的描述。另一位英国驻宜昌海关官员渥赛斯特,在他的著作《扬子江上游的船舶》中,也用相当的篇幅对盐都橹船作了介绍。1986年,中国科学院科技史研究所周世德教授为他的《中国造船史》一书,专门到自贡考察了橹船,并以此船的照片作为该书的封面,进一步确定了橹船在我国造船史上的地位。

随着时代的进步、科技的发展,新型便捷的运输工具的出现,往日帆樯如林的釜溪河上,无法寻觅橹船的踪影。为拯救这一珍贵的文化遗产,我市一些盐史专家投入到挖掘、整理、保护橹船文化的工作中。他们认为,橹船制作工艺独特,其传统制作技艺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和技术依据,现代造船技术难以替代,它是盐都文化的历史见证,保留传承橹船文化是打造历史文化名城的需要。

为加大自贡知名度和影响力的筹码,打响文化旅游品牌,近年来,我市仿制了一批橹船,供市民和外地游客观赏。而在第十九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中,以橹船为主题的《釜溪船歌》灯组,更是再现了缓缓流淌的釜溪河里,橹船千帆竞发的场景,让橹船作为一种城市文化的载体,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中。

自贡网记者 周孟娟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hgh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