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李宗吾一起鲜为人知的诉讼案
时间:2013-06-05 16:29:53  来源:盐都商人网


自贡市档案馆珍藏的1940年李宗吾诉讼档案专卷(部分)


1940年6月22日李宗吾为反强暴侮辱妨害自由向自贡地方高等法院递交的起诉状

李宗吾1879年2月5日出生于我市自流井区的彙柴口,是我国现代历史上杰出的思想家、幽默讽刺文学大师。1912年,他以一部惊世奇书《厚黑学》震惊海内外,由此人们称他“厚黑大师”,李宗吾自称“厚黑教主”。当今被列为“影响中国文化的二十位大奇才怪杰”。这惊世奇书连同他以后陆续面世的《厚黑从话》、《我对圣人之怀疑》、《心理与力学》、《制宪与抗日》等著作一版再版,并以各种译本传遍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许多国家和地区还成立了《厚黑学》研究会。

然而,李宗吾这位惊世奇才曾于1940年为捍卫人权尊严,向自贡地方法院起诉他人对自己强暴侮辱妨害自由的一起案件却鲜为人知,最近,笔者翻阅了珍藏在自贡市档案馆的档案专卷(共94页),其中有他亲笔起草的起诉状及印章。由此,“厚黑教主”的一段过往故事便历历在目:

1933年前后,李宗吾两个儿子先后病死,给他造成沉重打击。1938年刚开始走出人生低谷的他,又遭遇省政府改组,裁撤政闻编辑委员会,于是,不厚不黑的李宗吾被裁剪掉了。

1938年李宗吾返梓居住于彙柴口小竹湾,次时他已61岁。由于岁月沧桑,体弱病多,只能靠祖业积蓄和打理生意过活。

1940年5月13日,当地经营小商贸生意的陈铸余,向李宗吾侄子李伯为购买胡豆,议定每石价格63元。陈铸余当时付洋100元,量去胡豆二石,欠下26元,并言明当日下午再去量胡豆时补足所欠余款。是日下午陈铸余并未去量胡豆,所欠之款亦未补齐。此后胡豆价格陡涨。至到5月15日陈铸余才率人马,前去向李伯为量豆。李伯为因豆价已涨,原生意又非订购,不允出货。因此两相争执,虽经人调处,亦未彻底解决。陈铸余不甘心,以李伯为系李宗吾之侄子,又住在其家中,于是欲找李宗吾交涉。6月18日见李宗吾一人由彙柴口街上回家,即上前阻拦不准前行,并将李宗吾拦至附近的一茶馆,以恶言相骂。旋经当地保长邱瑞生及绅耆李炳九等极力排解,双方才各自散去。李宗吾因无故受辱,回家后于6月22日先后以侮辱妨害自由等词向自贡市警察局与法院提起诉讼。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宗吾提起诉讼之前的6月14日,陈铸余以“侍势藐抗诈欺害深迫请作主”为由先将李宗吾告上法庭。陈在起诉书中写道:本年四月初七,民在彙柴口市行买料,适逢李伯为声称其主李宗吾命他售料二十九石,虽经行户介绍,民恐货不符样,兼之涨跌无常,非主从场不敢成交。当经行户徐吉三等引到他家交涉,宗吾亦允出售,即指两囤胡豆,好歹各半,订售二十四石,照市议价法币每石63元,宗吾亦量料二石。互相为信,彼此欣允。民如期将款随同驼夫十七疋送至其家,宗吾不面,支他家眷胡言搪塞。民即投保甲地邻理论。(他们)均畏宗吾富势,不敢言公。民无奈求公所处理。宗吾不前,而众驼夫索要力费不休。方由保长垫力费20元后,乃与宗吾会面。初则推诿,后竟入室不出。民无奈相继又报请联保处调解。该宗吾藐抗,三传不到。窃思凡斗载交易,凭行户一言而定,该宗吾诈害殊堪痛恨。窃查宗吾年租数百石,富盖一乡,乘此旱灾垄断实成奸商。行为大干刑例,理合各文恳请钧处俯准唤李宗吾到案,究以相当之罪。

当时的自贡地方法院针对陈铸余的诉状作了这样的批文:“状悉。查所诉各节,纯属民事上之契约关系,如果属实可向民庭起诉,惟与刑事无涉。请求专案讯究之处着无庸议,仰即知照,此批。”

陈铸余的状告还未等到结果时,又有了上述李宗吾状告他的诉讼。李宗吾在起诉书中写道:为强暴侮辱妨害自由遵批自诉恳予讯究事……6月18日该铸余见宗吾由彙柴口街上经过,即纠约流氓拦路阻止,恶言侮辱,不准走路。经行人及街众吼阻,凶焰少杀。乃声称郑汉卿看管,经保长邱瑞生及本街士绅郭卓群眼见,排解至三元新茶店内,均斥其不合,始得脱险而归。事后铸余在通街肆行谩骂,并称下次在遇,必须殴打等语。窃查强暴侮辱妨害自由,实犯刑章。遵检查处批示,特自诉议予依法治罪。在者宗吾因年老多病,请托同学谢公杰担负本案完全责任到庭陈述。务恳钧庭赐核传案讯究,以重人权而维法纪。

6月24日自贡地方法院分别向原公李宗吾,被告陈铸余发出传票,并定29日开庭审理此案。是日下午2时开庭审理,自贡地方法院推事谢鸿恩、书记官何忠信出席,并分别向原告李宗吾(谢公杰代),被告陈铸余进行了笔录。之后法院定于7月3日再次审理,李宗吾年仅14岁的孙子李志纲向法院递交了一份展限状,称生祖父“因被拉感热呕吐未愈,现养病松林坡。蒙示刑事须本人到案,请准展限一周,病愈赶归候审,籍明冤曲”。

7月9日,法院将再度开庭审理,7月6日 李宗吾孙李志纲又递交了一份具状,称:“生祖父李宗吾自诉陈铸余强暴侮辱一案既蒙受理,丞应遵传到庭。但因病重起动惟艰,发烧谵语,颇失知觉。除请本保联保主任李学恬暨医生张锡成负责证明外,只得商定祖母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委托叔祖父李静修届期到庭陈述”。为了慎重,7月9日开庭时,李宗吾还托请了医生张锡成、长坵镇联保主任李学恬为证人。

7月12日、22日法院再就该案分别进行了审理,李宗吾一直因病未到庭,委托李静修代理出庭。法庭经过周密调查、询问、取证,于7月27日下午3时进行了宣判;“……买卖之对手方当然为李伯为,关于买卖货物之交付亦当然应向李伯为交涉。乃被告竟强令李宗吾交货,殊属不合。据当时争吵情形,据证人即当地保长邱瑞生在自贡市警察局供称:‘李宗吾与陈铸余5月13日早晨事,起初的时候我未知道,我在米行监视发米,听得吵闹,看见李宗吾要回去,陈铸余就用手挡住他转去茶馆喝茶,不准他走。我又不能走开,就叫郑汉卿去劝陈铸余不要挡。陈铸余不听。此时茶馆人多,路上也有人是看见的。及他二人到茶馆,我也到茶馆劝解。陈铸余在茶馆当着众人大声说:李宗吾,你是省府秘书,你如何这么不要脸……’。在本院供称:‘那天很早我见陈铸余叫李宗吾吃茶。我两次叫郑汉卿去劝不了,就将李宗吾挡回,后经李炳九劝散了的,等语’。质之郑汉卿供词亦大致相同。是该被告犯以非法方法剥夺人之行动自由及公然侮辱二罪。事实极为明确。惟查其行为依法应从较重之一妨害自由罪裁断,又查该被告本属乡愚,罔知礼法,一时粗暴,情节尚非重大,特从轻处以罚金20元,并依法准以一元折算一日服劳役”。

该案判决后,8月4日被告陈铸余收到判决书,8月9日原告李宗吾收到判决书。8月14日确定相应侦查卷宗,9月3日由法院刑庭移交侦查卷宗于检查处。至此,历时2个多月的李宗吾自诉陈铸余侮辱案宣告结束。

张国钢/文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hgh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