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独家网络连载蒋蓝:《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四十九
时间:2014-08-16 10:39:08  来源:中国经济网-四川频道

    中国经济网自贡8月16日讯(记者  李远驰)中国经济网记者获悉,诗人、自贡籍作家蒋蓝正式授权中国经济网川南新闻中心,在“中国经济网自贡经济”独家网络连载新作《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

    据悉,该书用独具特色的散文笔法讲述历史,以四川提督唐友耕为中心,贯穿了从太平天国到辛亥革命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蒋蓝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我所关注的唐友耕一个人的‘踪迹史’,也可以说首先是引我步入迷宫的‘阿里阿德涅之线’,从而带出有关四川晚清时节的官场史、黑暗史、军事史、廉政史、民俗史、风物史等等。我通过对唐友耕这样一个人物的踪迹考察,揭示个体与其存在的社会和文化的内在关系。”

城隍庙还愿

    在我看来,往伤口撒盐不过是小人之举。即便是一帮屠夫下令对石达开三人一边行刑一边撒石灰。那种从对手创伤里抠出官帽顶珠的角色,方才是辣手。

    周询和父亲周侪亮与唐友耕有近距离接触,唐友耕对文官具有一种罕见的恭敬与崇拜,但他不过是连续宴请与送礼、聆听自己生疏的稗官野史。这并不能遮掩自己的底层胎记,尤其是无法自控的那种四溢的煞气。他差一点儿就成为了周询的岳父大人。当年周询风华正茂,才华出众,仕途无限,加上对方也是贵州麻江人,与自己的祖籍大关县差不多,唐友耕一厢情愿看好这门婚事。周询后来描绘了唐友耕的特点:“公在行间久,视杀人为寻常事。贵后,多姬妾。有不如意,辄手刃之,且有活埋者。”如此“屠伯”,竟然也不愿意背上坏名声,从深处说,唐友耕是很看重面子的。

    因此这样的原因,唐友耕自然喜欢制造面子的“儒者”!

    周询说:“公素重文士,先太守(周侪亮)负善书名,公以索书与先太守相识。交寝笃。余时八岁,公欲重之婚姻,以女字余。先太守终以齐大非耦为嫌,乃托子女太稚,谢之。时云贵两省尚合一会馆,某岁春初团拜,余随先太守往观剧,得亲见公,面团团白皙,黄须落落,劲而有光。风鉴家所谓银面金须,武人贵相也。项之左偏,在涪所受伤痕,炯然可辨,凹下约分许。”(《芙蓉话旧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版,193—194页)

    唐友耕浑身是伤。他脖子上的伤痕尤其显眼。衄痍形成了一种意味深长的表达。那是穿越刀光剑影的通行证,是武功与才智直接作用于身体的一招一式。凹下去一块的伤痕对面容构成的扭曲不但不会让当事人变得狰狞,反而会增加一个常人无从拥有的魅力。谁也无法预测,唐友耕会从伤疤里抠出一块鸦片,还是一把黑火药。伤痕是他的尤物,就像一连串的美女投怀送抱,让一介武夫获得了命运的大手印。

    在缺乏外界诱引时,这衄痍的歪脸宛如一朵烂花,在那个年代穿越了官场的审视和风尘的检阅,唐友耕无师自通,因祸得福,一张歪脸俨然就是免死牌,他变得为所欲为了。

    周询父亲周侪亮以纯熟律法、官员条例而深为骆秉章赏识,周侪亮也是身体力行之人,在四川每到一县赴任,总是深入民间查访疾苦,遂有“周赶场”的官场美誉。唐友耕敬重这样的文士,尽管周侪亮的官位不高,他很希望与之结交,用一个“文武双璧”的儿女姻缘凝固自己对儒士的孜孜向往,可惜的是,周侪亮显然看到了这个杀人不眨眼之徒的骨相,柔弱的毛笔岂能与鬼头刀交锋?他以儿子年幼为借口推脱了婚事,均在情理之中。

    据成都民俗学者蒋维明考证,给唐友耕看相的术士,是在下东大街府城隍庙摆摊的术士。这个坐北朝南的城隍庙比万福桥的成都县城隍庙和昭忠烈祠街的华阳县城隍庙级别要高,它后殿与东糠市街相邻,在这里混饭吃的术士自然也要“关火”一些。

    一个人无力改变现实,就很容易堕入宿命。但唐友耕何等聪明,他不会过于沉迷于其中。因为似是而非的爻辞与纷繁的时空联系,以及含义的“折冲”的反复摇摆,几乎都可以让预言应验。唐友耕全神贯注观察六个爻一一出现的过程。聚精会神地感觉铜钱在相士手掌反复地握捏时发出的声音,相信它将附带着自己的心思,去与陌生的冥念相遇。然后,人与卦象开始等待判决。

    一些不妙的结果会让人陷入忧郁的遐想,让人反省自己的荒谬之处。从未谋面的幽深往事开始浮现,使一场简单的是非选择变成无尽的省思。这样,这一本来多少带有游戏成分的活动,却成为严肃的功课。不是让过去告诉未来,而是让现在预言过去。唐友耕拿过铜钱,闻着手掌上残留着的铜钱气息,他发现,自己实在是有些胆怯。不得不承认,敬畏命运是最有威力的感情。

    也许,懂得敬畏的人,就会善待自己一天天少去的生命。多杀积功名,但多杀会长寿吗?反正自己身强力壮,顾不了这么多了。

    多年以后,唐友耕果真发迹了,他慷慨兑现了许下的诺言。他到城隍庙找到了这个落魄的术士予以重赏(见《明清巴蜀人物述评》,巴蜀书社2005年11月版,218页)。

    我的父亲蒋寿昶早年是国民政府建于灌县“空幼校”的学生,曾经去过写有蓝底金字立式石匾的“成都府城隍庙”。他对我回忆说,庙的正面是三个圆洞形的拱门,两侧拱门稍小,左门上嵌有“彰善”二字,右门上嵌有“瘅恶”二字,庙门对联大有深意:

    古祀重伊耆,溯八蜡祚年,功在水庸昭国典。

    设教以神道,主九幽治鬼,权分泰岱作民依。

    气势森严,飞檐峥嵘,具有官场与鬼域的混合气场。“在前清时,例于清明、中元及十月朝,迎驾赴厉坛赈孤,地方官亦同时赴庙行香。正殿之后有便殿者,城隍身著便服,作伏案办公状。对房有夫人像,亦便衣,卧床梳桌,及各项陈设,与人家内室同。旁有大小孩及女仆等,其男仆则立于神之旁,如听事然。据云,神及夫人便服,四季皆备,皮衣如胎羔灰鼠大毛等,均因时更换无讹,床中被褥,及夫人内衣,亦有女居士专司其事。前清迷信时代,入观者无不神凝气肃,而兢战不已也。”(【民国】徐心余《蜀游闻见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5月版,78页)

    我在父亲的描述里,词语在我眼前不断晃动、复原那些道具:在城隍庙戏台前的院坝(成都人称之为“扯谎坝”)和过道两侧,高悬“赛君平”“字状元”“唐不同”“王知命”等等布幌,他们的眼睛,砭肌透骨,比唐友耕更毒!我好像可以看到身材不高的唐友耕红光满面,健步走入鬼城。他的气势已经泄露了他的身份和使命,加上目光逼人,刀光剑戟,鬼魂的烟雾也要回避,会在他的四周,形成一圈浓郁的晦气。

    笃信命运,历来是形而下之人的宿命。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当唐友耕第一次步入城隍庙时,他的杀孽不重,而当他再次来到城隍庙“还愿”时,那些跟随而来的魂魄,是成为不散的冤魂呢,还是已经成为了他的虎伥?

    所以,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就是一个不愿在寂寞中寂寞下去的人。他的寂寞与其说是一种蛰伏,不如说他的放浪形骸是一种信心的休克疗法。一旦他回到寂寞中,他会具有空前纵欲的疯狂,来处理自己的事业。

    哀求可以得到分币,祈祷可以抵达拱廊;

    哀求总是白天的演出,祈祷却是暗中伫立。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hgh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