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发现与告诉 读周闻道散文《山海为关》
时间:2014-11-22 10:45:16  来源:中国经济网-四川频道

    □ 李银昭

    面对梁上君子,最好的办法就是筑道围墙;面对国贼列强,最好的举措就是筑牢长城关隘。这就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围墙文化发现的秘密,或者说告诉我们的安全定律。

    站在千年古长城下,周闻道也在发现,也在告诉。可是,他不是在对中国千年的围墙文化进行重述,而是颠覆——这就是《山海为关》发现与告诉我们的历史叙事隐密。

    《山海为关》是周闻道的在场散文新作。什么是在场散文?相信关注本版的读者并不陌生。在场写作强调介绍现实,关注当下,显现存在的意义。围墙与长城,一个护家,一个守国,背后都是安全意识,以自然物质条件为根本的,一路坚守下来。“可是,这靠得住吗?”(《山海为关》语)是的,这个跟随了我们几千年的围墙文化,却越来越面临着许多拷问,进而质疑。这种拷问是直指心骨的,这种质疑是振聋发聩的,不能不让我们沉睡了几千年的大梦幡然猛醒。其实,不论是围墙还是长城,那都是“一个块垒”,家的“块垒”,国的“块垒”,民族的“块垒”。这个块垒是在长期的忧患中郁积而成的,不仅郁积于山海关隘,还郁积在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心中。

    《山海为关》无疑属于宏大叙事的范畴。在这篇散文里,山海关,已不仅仅是一个地名,一个具象,一处文物古迹,而是一个意象,或曰文化符号。矗立在北方大地上的山海关,虽然已经失去当年风采和价值,可通过它残败的遗迹,穿越历史的烟云,我们看见的是一个文化的山海关,精神的山海关,一个承载着民族心理历程,又连接着当下之忧的山海关——既然自然的、物质的人造工事已靠不住,我们的国之安危,系之于何?

    发现性,是在场写作的重要追求。什么是发现?这不由得令人想起在场主义的另外几个关键词:去蔽,敞亮,本真。去蔽,显然是去除历史的遮蔽,文化的遮蔽,利益格局的遮蔽;敞亮是去蔽的要求,即达到澄澈之境;而本真则是最终目的,即抵达真相的彼岸。因此,每一次发现,都是一次向极限的挑战。

    读当下周闻道的散文,读到的不仅仅是他早期作品中的戏台、老屋、小街、河流、田野,不是简单的“五四”白话散文旗手周作人、郁达夫式的抒情叙事,更多的是肩负着历史人文之重、当下现实之痛、国家民族之忧的大气之作。《山海为关》正是这样。它以在场叙事姿态,再现了丰富的历史人文事实。不仅使我们沿着民族的历史往深里走,还让我们面朝大海往宽广里究。从山海关、古长城,到一战、二战,从阿尔卑斯山、地中海、波罗的海、荷兰湾,到“大西洋壁垒”、诺曼底登陆,没有一道关隘,是坚不可摧的。这就是周闻道以其独特的发现,告诉我们的历史真相。是的,当我们翻开历史,没有一道天堑不是被铁蹄踏破,被炮火夷平的;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可以凭借一道山海,几道关隘,一道长城,就可以国泰民安,可以高枕无忧的。“山海为关,原来阻隔的是自己”。

    在这里,我们不仅看到了在场叙事的力量,还感受到了在场叙事的魅力。

    那么,真正的铁壁铜墙,固若金汤是什么呢?

    不是山海长城,不是险道雄关,不是导弹或导弹拦截系统,不是一切物质形态的障碍。“再坚固的长城,也敌不过柔软的民心”。真正的长城,是制度与文化,及其形成的以民心为灵魂的拒绝。这就是我们需要的“拯救大兵”的文化意义。

    《山海为关》无疑是一篇在场写作杰作,也是华语散文在本年度的可喜收获。周闻道的发现不仅有意义,也有力量。在他之前,还没有哪位作家赋予山海关如此的内涵,如此的思想。他把几百年上千年的历史文化和民族心态,如此概括在一个山海关里,从中可以看出作者深厚的学养和艺术家的魄力。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hgh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