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盐商网导航 盐商网博客 繁體 简体
红色盐商侯策名 民族资本家到社会主义建设者
时间:2015-02-21 10:53:41  来源:中国经济网-四川频道

    一、 从菜农的儿子到大企业家

    侯策名,原名天府(1886—— 1977),自贡市贡井区中溪河上游瓦窖冲人。其祖先由广东迁来,从第一代远祖候荣山起,到侯策名已是六代了。家族的字辈按“荣、齐、伊、永、正、天、朝、世”排列。侯家六代人一直在瓦窑冲自耕自食。到他父亲侯春山时,因人多地少难以维持一家人生计,就把瓦窑冲这点老业交给他叔父侯春海耕种,自己则向大地主王三畏堂租佃了中溪河边的一段熟土种小菜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侯策名七八岁就跟着父亲学做农活,打草挑水、种菜卖菜,什么都干,从小养成手脚勤快、吃苦耐劳的好品性。

    1897年,侯策名还没满十二岁,他父亲手生疔疮,不幸散毒恶化死去。他母亲一人无法领着四个半大不小的娃儿在农村劳动生活,就听从亲戚的劝告“穷奔口岸富奔乡”,卖掉住房农具,又凑了点钱,买下贡井广东街的住房进城谋生。侯母起早熬夜辛勤劳动,养蚕、绩麻,还帮人做鞋、做袜、洗衣服维持家庭最低生活。艰苦的环境,锤炼了少年侯策名奋斗进取的雄心。

    1899年,侯策名13岁,经亲戚介绍到黄石坎淮源井当学徒,拜掌柜姚吉甫为师。姚吉甫原本认识侯春山,今见故人已丧,其子前来打工学徒,自是产生几分怜悯之心,且策名手脚勤快,办事利索乖巧,更加讨人喜欢。那时候师傅带徒弟,一般都要“留一手”,而姚老师却什么事都让他去学去干。凡是锉井、推卤、煎盐,以及物料采购、盐巴销售、账务处理等等,都悉心教授,放手任其操持。候策名本性诚笃、知恩求报,也兢兢业业,尽心尽力帮老板。他在淮源井这个中小型井灶一干近十年,不但帮助母亲弟妹度过了生活难关,而且学到了盐业生产经营各个环节的本领,为他以后在东西两场的盐务腾飞打下了坚实基础。

    帮人总是“帮”,而操社会还得靠自己去“闯”!侯策名决定离开淮源井自己去闯荡了。他先在贡井老街子太原轩茶馆里提炊,结识了许多三教九流的人物。他自己也参加“仁字”袍哥,从“老么”( 十排)一直升任到“红旗管事”( 五排),广交社会蓄人脉,他以后从事工商业活动时得助于袍哥力量者不少。后来他又扩大活动范围到自贡周边做生意赶“流溜场”,荣县的龙潭场、桥头铺、威远的静宁寺、向家岭,它们分别逢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赶场,他几乎都跑遍了,采购来油糖米面茶供应井灶。这是他接地气直接了解和掌握物资行情的历练。

    1916年,侯策名31岁,在岳父黄兴顺帮助下,约会凑足300吊钱(约合银元300元)做资本,同贡井人绸缎业行家朱云煊到自流井做棉纱匹头生意,开店号叫“利丰厚”,从重庆进货到自贡销售。几年间生意做得不错,结识了重庆商界、金融界和自贡大批井灶资本家。1922年,侯策名凑集500银元,同王吉星、陈仿陶开设“益记钱庄”候任经理。后改为“谦信盐号”并在重庆设有办事处。开张大吉,第一年就赚了个对本,另外还有奖金红酬,皆大欢喜。不料第二年川渝军阀混战,风险时生。更加之“谦信盐号”长住重庆的肖翼之挪用号款做私生意失败 匿身潜逃,亏空11000余元,其中还有向重庆几家钱庄贷款的7000元。侯策名考虑到以后还要继续做生意打交道,必须顾全信誉,于是亲自赶赴重庆,帖请债权人到场商议还贷计划,并在一年之内,分三期还清。此举赢得重庆、自贡金融和商界极大好感,侯策名诚信“落教”可信赖的声誉由此传开。

    1927年,因连年大旱,贡井大盐商胡铁华佃营的同新笕经营不善,滞销亏损,债台高筑,欲将其统有的输卤视管两条和天然气灶99口,全部租出。农民出生的侯策名见当年风调雨顺庄稼长势甚好,料定秋收后会市场逆转盐价上涨销路畅通。他瞅准这个机会与陈仿陶、刘体泉共商,借款2万元,捷足先登予以租佃。租佃后三人各占一股,由侯策名总理其事。候还与陈、刘三人聚资3万元,建成“达记钱庄”统办井、灶、枧经营,亦由侯任经理。为筹集资金,侯用租来企业的名义卖出4个月的15载盐(每载合60吨),预收盐款1.5万元,如期交付胡家第二期稳租银,增强了资金周转。侯又借机迫使胡家同意以租为佃,佃价除用稳租抵扣外,其余由侯等分期交付。从此,富荣盐场老四大家族之一的胡家企业演变为侯、陈、刘三家,主要是侯家所有。侯将其所获利润,再佃入便宜井灶,先后计有92口之多。这便是侯策名以小资本做成大生意的精明过人之处。

    1936年,侯为使企业不受租佃年限影响,与熊佐周、罗筱元、罗华核等新兴盐场同业,联合集资2.5万元,自行开锉葆贞、蔚蒸、蕴蒸、载福等瓦斯井,共煎火圈620口,月产火花盐1950吨。侯个人拥有火灶100余口。为免遭盐岩井商制约之苦,侯策名又复锉大咸井成功,产丰咸重,资本更加壮大。侯在井、枧、灶获得成功后,又积极发展运盐业务,极力反对军阀王瓒绪推行的“专商制度”。盐务当局取消专商制后,侯又以“兴利”牌名作为运盐商号,与熊、罗一起组织“钱福湘”盐号,并担任经理,将井场食盐运至宜昌、沙市、湘西等地销售,与淮盐竞销。又与余述怀、刘瀛州在渝开办建设银行,加强多方联络。抗日战争爆发后,沿海盐区沦陷,急需川盐供应。侯趁机大肆发展,除原有火灶,加上新佃同兴井,共拥有火灶200口以上,每月产量达10载。使之在盐场上的井、枧、灶、号皆齐备,企业财产己超过100万元(以银元计),成为自贡盐场举足轻重的人物,是自贡盐商新四大家“侯、熊(佐周)、罗(筱元)、罗(华垓)”的领军人。

    侯策名能从瓦窑冲一个菜农之子,一跃而成为自贡首屈一指的大企业家,这与他的企业经营管理知识和组织才能分不开的。在他接手胡家企业后,即着手合并火力,使每灶的火力,由原成盐率50%以下,增加到60%,提高了盐的质量和产量,减少了人工;又将同新、源新两枧合并为一条笕,调整枧窝,使运卤量未减少,却节省人工30%;他善于深入基层,每日去井、枧、灶、号视察,既到柜房,又到生产现场检查生产,直接解决生产中出现的问题。在生产革新上,改进天然气灶的灶身,将烧煤的盐锅,由盘子锅改为边锅,从而提高了盐的产量;他在企业生产经营中,审时度势,掌握行情,稳步前进,求得发展;他坦率、正直、敢于承担责任,企业所获利润,分配公开,善待他人,善待自己,使人感到笃实可信。抗日战争时期,竟同时当上12个企业的经理。1926年起,先后担任过井、枧、灶、号、银庄、银行经理达18个岗位之多。

    侯策名不仅在经营企业中获得成功,而且积极参与行业社团和社会活动,有所追求,历任要职。1926年初,在中共自流井特支工运委员会和国民党(左派)自贡市党部筹备处的支持下,他与工商界进步人士一起成立了“自贡新商民协会”,与当时很有地方势力的李敬才、王和甫、胡铁华把持的旧商会相对垒。当年“双十节”,他参与组织了全市商人及家属近3000人的反帝爱国游行。1927年他担任新商民协会会长后,再次组织了上千人参加的“反对旧商会,拥护新商会”的示威游行。他还组织创办了《策进》周刊,开展进步宣传,旧商会因此无形瓦解。侯策名总负责新商会工作担任会长后,任用能言善辩的熊佐周做商会公断处仲裁主任,又推荐他的胞弟候性涵任商会会计主任,成为他在商会的左右二臂。侯策名一直在商会会长职位上主事多年。30年代初期,自贡共产党员余明(解放后为浙江省文联主席)在成都被捕,侯策名动用他的社会关系设法营救出狱。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时侯又极力设法保释已被特务抓捕押到成都了的“自贡抗日歌咏话剧团”副团长共产党员杨炯昌出狱。1938年,他还宴请了时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的老乡罗世文,亲切交谈,商讨时政,深受教益。在文艺界人士白杨、金山等来自贡宣传抗日救亡时,他热情支持,设宴慰问全体演职人员。侯策名奉行的是:人在江湖,广交朋友。上至国共两党,下至文化名流、袍哥社会,但凡遇到什么问题,他都有哥们兄弟“展扎”。同时,他还支持子女外出读书留学投身革命。他的15个儿女多数都成为国家的高级干部、爱国将领、科学家、首席教授等等栋梁之材,其中8个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候策民在涵院


候策民先生与长子(右)次子(左)六子(后右)及侄子

    二、 爱国爱党,捐款买飞机带头买国债

    抗日战争时期,自贡盐商捐款买飞机的事传为佳话。自贡盐商缴纳的盐税除供国民党政府开支外,还保证了48个师的军队开支;生产的食盐保证了大半个中国的食盐供应,其丰功伟绩鲜为人知。自贡的侯策名、余述怀、王德谦、就是这样的领军人物。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海盐运输不通,国民政府号召发展川盐支援抗战。身为商会会长的侯策名带头响应,他不遗余力大规模扩大盐业生产,在瓦斯火(天然气)不足的情况下,首开煤炭井,烧煤制盐。还首创盐业生产、运输、销售、融资“一条龙”经营的先进方式。侯氏企业生产的盐远销云南、贵州、湖南、湖北、甘肃、山西、陕西等地,“当时大半个中国吃的都是自贡盐”。以侯策名为代表的自贡盐商上演了一场现代版“川盐济楚”义举,以实际行动支持了抗日战争。

    1944年爱国将领冯玉祥来自贡发动节约献金运动,侯策名满腔热情慷慨解囊,捐献了600万元法币;在美军把战火烧到鸭绿江时,他捐献巨款购买飞机大炮支援抗美援朝,在自贡地区的工商业者中首屈一指,无人比肩;在国民经济恢复和发展期间,他带头将全部股息的80%购买了国家建设公债。凡此种种,都体现了他一个菜农儿子红色盐商的纯真本色。

    三、 热心办学,培养莘莘学子

    侯策名小时家贫只上过三年私塾,但他深知科学文化对事业发展、对国家民族的重要性。他除了尽量让兄弟子女多读书外,还捐资捐款不遗余力地兴办教育。1924年,由自贡地区一批爱国盐商在井神庙聚资筹办了一所自贡私立初级中学校,聘雷民心作首任校长。因地势窄小,于1928年迁到东兴寺后改名为自贡私立蜀光中学校。1932年侯策名被选为校董会董事并主管财务后,就协同校长向各方面聘请优秀教师来自贡任教。1937年抗战爆发,趁许多教育界人士迁来后方的机会,川康盐务管理局长缪秋杰示意侯策名用商会名义申请将“川盐济楚” 补贴款余额划归盐商扩建蜀光中学。侯又亲隨缪赴重庆敦请著名教育家、南开大学校长张百苓来自贡蜀光中学兼董事长,委以办学重任。张接受委托后,派喻传鉴先生主持其事,继由韩叔信任校长。候策名则以校董兼会计的身份并依托自己的裕商银行忠实地担负起学校的后勤财务保障工作。学校的所有收入都存入裕商银行,学生的学杂费伙食费都在裕商银行交纳,学校的全部开销(包括教职工工资)都由裕商银行支付。他在伍家坝王姓的土地上为学校购得二百余亩风水宝地,亲赴重庆请来当时全川最好的施工队,垵规划平地开荒,大规模地兴建教室、宿舍、礼堂、图书馆及包活有游泳池在内的体育馆、运动场等等,虽两次被日本飞机炸毀,仍锲而不舍。他还特别延揽了一批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充实教职工队伍。经历届校长、老师和同学们的共同努力,终于把蜀光建设成了解放前大西南最好的完全中学校。直至今日,无论就教学质量丶教育成效丶学校设备、校园风貌以及人才辈出等方面,都无愧于全国示范名校的称号!“釜溪之津、巍巍我蜀光精神”就从这里滋长发扬光大开去.。

    1942年,刚组建不久的自贡市政府与自贡盐业人士商议,建一所培养化工专业人才的高等学校。这是全面抗的第五个年头,一方面国力衰竭,另一方面自贡“增产赶运”全面开展。富有远见的自贡盐商及政府即着手自贡盐业的长远发展――培养盐化工业人才。1943年6月,建校筹备委员会经国民政府教育部批准成立。盐商侯策名、余述怀、颜心畲、李云湘、王绩良、曾子郁、王德谦、刘赢洲等都是筹委会成员。1944年8月,筹委会决定由地方募捐学校建筑经费5000万元,其中东场(自流井)认捐3000万元,西场(贡井)认捐2000万元。学校基本建设经费主要由盐商捐资和国民政府教育部担保贷款解决。自贡盐业界成立了“国立自贡工业专科学校地方捐助资产基金经管委员会”,并由国民政府教育部核准。自贡盐商颜心畲为委员会主任,委员中有盐商侯策名、罗华垓、李云湘、刘赢洲、王德谦、熊佐周等。在盐商捐资和监管下,1944年10月,自贡工专分别在重庆和自贡招生,迎来了第一批学生,一对山作为临时校址,开创了自贡高等职业教育的先河。解放后,此校合并到川南泸州化工专科学校。

    1945年,侯策名担任自贡市参议会参议员,在蜀光中学设“策名奖学金”,由他个人出资,帮助贫困优生解决入学难、升学难的问题。又在荣县私立存仁中学(即现在的双古中学)捐资100万助学。此外,早在1929年侯策名就在自贡后山坡创建了私立昌平小学,这就是从新中国成立到文革结束时,都是自贡市唯一的重点小学——解放路小学。1980年为适应城区教育发展改办成现在的解放路初级中学,是市级示范性普通初中、四川省校风示范性学校。1962年,国家困难时期,侯策名响应党大力发展社会力量办学的号召,拿出自己的全部定息,联合有关方面,在自流井、贡井、大安办了三所“策名中学”,以后分别定名为“自流井民办前进中学”、“ 大安民办前进中学”和“贡井民办前进中学”, 移交公办后更名为自贡28中、29中、30中,为教育事业作出了竭尽全力的贡献。


侯策民先生夫人及幺女在涵院


侯策民先生的儿子们(前排左起:9子、11子、8子,后排左起:10子、6子、5子、7子)


在涵院的侯策民先生的子孙们

    四、教子有方,为国输送栋梁才

    从20年代中期起,侯策名就成了自贡东西两场的风云人物。但他仍然保持着农家子弟淳朴善良的本色,对当时“盐巴公爷”中盛行的吃喝嫖赌抽概不粘染,坚持不讲吃穿,生活简朴的原则。他家教谨严,对培养子女读书求学进步发展特别舍得投入。他前后两位妻子生育的十五个子女中有十四个大学毕业,大多成为国家栋梁之才。其中八人从蜀光中学走出,乃至《蜀光人物》“编者注”赞叹:“侯氏的荣光,蜀光的骄傲!”

    长子侯竟寰(1906——1993),黄埔军校六期毕业,后赴日本学航空,回国后任至国军空军上校飞行员和陆军少将教官,在抗日战争中血战长空,1949年随刘文辉起义。

    二女侯仲康(1914——2009),1939年毕业于国立贵阳医学院,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华医学会囚四川省分会委员丶浬事,菫重庆分会委员,重庆妇产科学会副主任。她先后创建了自贡市立医院(现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1946年侯策名出资扩建并招她回来任院长)和重庆第一工人医院妇产科, 是国內著名临床医疗妇产科专家. 历任自贡市妇女联合筹备委员会委员丶川南区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丶重庆市妇女联合会执委丶重庆市政协委员丶人大代表,1959年全国三八红旗手.,

    五子侯朝聘(1918——1985),又名侯以时,参加地下党后改名王一凡。1935年在上海读高中时投身“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1936年由胡乔木介绍参加上海抗日救国青年团,随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2月,在父亲侯策名的资助下奔赴延安,转战华东地区,历任苏晥江句中心县委代书记丶江宁县长丶浙江临安县委书记丶天东地委俎织部长丶华东野战军8纵68团政委。解放后历任青岛市人民政府监察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监察部副司长、南京市纪委第一副书记等职。

    六子侯朝疆(1923——1988),后改名侯陆。蜀光中学1942级生,1946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水利系。曾任天津海河工程局、清华大学水工试验室助理工程师、助理研究员。他追求进步,向往光明,在父亲侯策名的支持和资助下,发起组织进步学生团体和读书会等。1948年他冲破蒋管区封锁到晋察冀解放区参加革命工作。曾在冀东十四分区、晋察冀边区城工部、冀中工务局等处工作。建国后,历任河北省水利厅副科长、副处长,省根治海河指挥部副主任、党组成员,省水利厅副厅长、总工程师,党组成员,河北省政协委员。1956年当选为中共“八大”代表,是国内著名的水利专家。1988年3月6日突发脑溢血病逝于工作岗位上。

    八子侯朝炯,1933年生于自贡。1945年至1951年,先后在自贡蜀光中学和重庆清华中学读书,1955年毕业于北京矿业学院采矿工珵系后留校工作。历任中国矿业大学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采矿系副主任,矿压所所长丶煤炭工业部锚杆支护及软岩工程两个专家組成员,“采矿工程”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会员、中国岩石力学会与工程学会软岩专业员会副主任,1991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是全国最著名的岩石力学专家。

    九子侯朝衍,1935年生,1952年自贡蜀光高中毕业考入北京航空学院,品学兼优被评为北京市“三好学生”。毕业后被钱学森挑选进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技术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工作。担任过主任设计师,联合攻关组组长,1964年担任研究室主任。一干就是一辈子。他作为中国航天的第一批技术骨干,参与并见证了我国几乎所有导弹、火箭系列的首次研制与发射,曾担任我国首次通信卫星发射的“抢险队队长”。他把毕生的精力和智慧都贡献给了华夏神州的飞天梦。1987年他被评为研究员,是航天系统第一批获此殊荣的科研人员;1993年,又首批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著名的中国航天科研专家。 

    第十子侯朝焕,1936年生于自贡,1954年蜀光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1958年经周恩来同意被遴选入中国科学院新组建的“水声研究所” 而提前毕业,从此开始了他的国防科研生涯。侯朝焕是我国著名的信息、信号处理和声学专家,中科院院士,国家自然保护基金委员会信息科学部主任,中科院声学所研究员、副所长、博士生导师,国际声学委员会理事丶中国声学学会理事长、信号处理学会副理事丶国际电工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会士和高级会员丶中科院微电子战略指导委员会主任丶中科院咨询评议委员会副主仼任丶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是卫国安民扬我军威彰显实力的杰出科学家。

    第十一子侯朝祯,1938年生于自贡,蜀光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工业学院自动控制系,1962年毕业。一直从事控制理论与控制工程学科的教学科研工作,至今已整整40年。是北京理工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全国高校自动控制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自动化学教育委员会委员等职,是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

    另外还有:三女侯叔康,主任医师丶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理事丶泸州医学院特聘教授, 曾任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丶农工民主党自贡市副主委丶自贡市政协副主席丶四川省政协常委;五女婿倪文渊,中国首批高级教师.曾任自贡市监察局副局长,侨联主席,民革自贡市主委丶四川省常委丶中央委员, 自贡市政协副主席, 九届四川省人大代表, 十届全国人大代表, 退休后化作春泥更护花, 受聘为自贡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2006年获全国”各民主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贡献先进个人” 称号,;侯策名的孙辈、曾孙辈人数众多,遍布海内外,其中出类拔萃者比比皆是。如他的孙子、侯竟寰的小儿子侯一平,就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教授丶博士生导师,我国“211” 工程中唯一旳法医重点学科带头人,现任四川大学基础医学与法医院院长,,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四川省副主委丶成都市主委、成都市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他们都继承了侯策名与中囯共产党肝胆相照丶风雨同舟的传统家风。.

    五、 解放之后,古稀老人新贡献

    解放前夕,整个自贡盐场和全国国统区一样,兵荒马乱,物价腾飞,钱如废纸,民不聊生。纵有通身本事的盐场大企业家侯策名,面对原盐滞销,资不抵债的困境,也只能仰天长叹不止。1949年12月5日,自贡和平解放。一天,自贡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兼川康盐务管理局军事总代表杨寿山召集盐场各厂商开会,宣布党对私营工商业的政策。杨寿山在会上说:“我们对民族工商业者的企业不没收,还要利用民族工商业者经营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工商业。对你们所欠的公款我们可以缓收,希望大家赶快把盐场生产恢复起来。”候策名开完会回到家中,仍然徘徊惶惑,观望不前。他早已心灰意冷,打算将企业全部脱手,逍遥度日。他把自己在自贡盐场的全部井、灶、笕、号企业开列清册,附以所欠公、私债款清单,送请人民政府接收。这个清册清单,品迭相计,资不抵债,实如倒账。也就是说,此时,侯策名在自贡的产业实际已经破产。

    军管会分析了候的历史和现状,认为侯策名还可以为人民做些事情。他在自贡盐业上的经营管理,还可以发挥作用。军代表杨寿山对一些有影响、但存在迟疑犹豫的场商,进行了个别谈话。杨对侯策名谈话时说:在今天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里,民族工商业者还大有前途,你们所经营的食盐生产,是人们所需要的日常生活品,山区的人民急需食盐,因此恢复盐业生产刻不容缓。我们除实行前欠公款缓期外,立即恢复食盐公收,对由拖欠工资所引起的劳资纠纷,由人民政府劳动局出面协商,分期付款。这使侯策名有所感动,逐渐放下心来。这时正好他早年投奔革命的儿子王一凡回家探亲,又给他作了许多思想工作,终于使侯策名醐醍灌顶茅塞顿开。于是侯策名重振精神,率先恢复生产。当时自贡所有的盐场全部瘫痪停产,流动资金极其困难。为了筹措资金,他毅然把解放前夕才新建的“涵苑”住宅以3亿元(旧币)卖掉,用以恢复生产。候策名的行动带动了一些举棋不定、观望未动的场商纷纷着手组织人员恢复生产。此时,川康盐务局又贷出资金以大量的钢绳、白铁皮、煤炭、清油、大米以扶持生产并重新核定盐卤价格给予固定利润,使场商普遍感到有利可图。1951年各岸销路畅通,盐不济销。候策名在那年7月,又恢复了解放前已停业的“复华炭花社”,改名“和大制盐厂”(即后来的大安盐厂)。在党组织的宣传教育下,工人们发挥了主人翁的积极性,人民政府在各方面大力扶持,侯策名的所有企业,全部恢复了正常生产。而且,盐产量大为增加,超过解放前,成本大降,利润大增。于是陆续还清公款,付清所欠工人工资,还有大量余款存入银行。

    为了支持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侯策名捐献了巨额款项,而且带头购买国家建设公债。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结束后,工作组和工人交还了侯策名的“三权”,即按当时政策规定资本家的用人权、财权、经营权,并协助他搞好生产。侯越发信心十足,干劲倍增。这年,他被选为大安区产业行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同时参加了中国民主建国会,侯策名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共产党领导下,他不仅能为新中国出力,而且产业得到飞速发展。他在1952年11月《简历》中说到“资本金额及雇用职工人数”时写道:“我同候性涵经营井灶盐业生产业务(计有天咸井、沾泩井、红燊井集体灶、同益公灶、万福灶、和大制盐厂、同济复兴灶、达燊灶)八个单位,约值人民币30 亿元。我占全部资金十分之四,候性涵占十分之二,其他股东占十分之四。全部职工人数343人。”这八个单位在该年九月份的营业额,据侯自己估计“约150亿元”(以上均系旧版人民币)。

    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侯策名创造条件积极争取首批参加公私合营。1951年5月建立公私合营自贡市运水(卤水)公司时,他所经营的企业率先进入。此后,他多次动员说服工商界人士把“四马分肥”的红利用于发展再生产。他与罗筱元等人一道,于1954年6月1日申请将自流井、大安、贡井等地的29个生产企业纳入公私合营,为自贡市私营工商业走社会主义道路作出了表率。同时他又积极说服其他中小企业参加公私合营。到1956年全行业实行公私合营时,侯策名的私股资金已达46万余元(新版人民币),年百分之五定息是两万多元,为全市之冠(名列第二的罗筱元股金也只有15万元)。带头走社会主义道路使侯策名享有很高的威望,公私合营后,侯策名担任“建华公司”副经理,盐务局副局长。年过古稀的侯策名深有感触地对人说“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是光明之路啊!”

    侯策名是在党的统一战线教育帮助下,从民族资本家成长为社会主义建设者的,数十年与党肝胆相照,风雨同舟,党和人民给予他极大的关怀和信任。1958年起,侯策名历任第一、二、三、四届自贡市政协副主席,第三、四、五、六届自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第一、二、三届四川省人大代表,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此外,他还历任民建中央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四川省工商联副主席等职。在全国人大、政协开会期间,先后八次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还随同周恩总理出国访问。在他担任副市长分管财贸系统10年(1958年-1967年)期间,他坚持原则,认真贯彻党和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和措施,从政廉洁,秉公办事,体察民情,促进发展,受到人民群众的爱戴和敬重。

    十年浩劫中,侯策名不可避免的被抄家、被斗争、被解除了一切职务。但始终没有动摇他对新中国的热爱和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从内心感激毛主席、共产党,把我们民族工商业者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成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者,我感到无比欣慰。”他还经常以“在生之日,就是我改造之时”的要求来鞭策自己,利用各种机会启发工商界同仁,坚决跟共产党走,努力为人民服务。

    1976年,侯策名已九十高龄,当他听到粉碎“四人帮”的信息时,感到无比高兴,精神振奋地去市政协参加活动。一天路过灯杆坝,望见他出资创建的“自流井前进民中”(现为自贡市28中)经浩劫创伤破烂不堪,他心中泛起重振旗鼓之念,对身边的亲人说:“要好生收拾一下学校,像这个样子怎么能读书啊!”老人虽壮心不已,但却抵挡不了自然法则,于1976年冬中风住院,终因医治无效,于1977年元月与世长辞,终年91岁。走完了一个由菜农的儿子到红色盐商的辉煌历程。

     人海沧桑,世事茫茫,自贡人民没有忘记这位为千年盐都作出过特殊贡献的盐场巨子。1999年世纪之交,全市评选“20世纪自贡十大杰出人物”,侯策名当选;在2009年自贡建市70周年的盛典活动中,侯策名有幸又荣登“自贡建市70周年十大杰出人物”光荣榜。这是他逝世多年以后,历史对他一次又一次公允正确的评价。行文至此,意犹未尽,笔者禁不住赋诗一首赞之:

穷乡僻壤瓦窑冲,细考寒生是菜农。

学艺盐场尝百苦,求真商界结千雄。

经营有道讲诚信,报国无声化霁虹。

最喜髦年公一笑,儿孙尽保好家风。

 

    侯策名年表(简)

    1886年  出生在四川自贡贡井区瓦窑冲。

    1897年  11岁,父亲侯春山病逝。

    1899年  13岁,到淮源井当学徒。

    1999年  23岁,到贡井老街子太原轩茶坊提炊待客,后去周边赶“溜溜场”。

    1916年  32岁,到自流井开“利丰厚”做棉麻纱疋头生意。

    1922年  38岁,开“益记钱庄”任经理。

    1927年  41岁,租佃胡铁华同新笕统辖的笕管和井灶。

    1929年  43岁,独资筹建自贡私立昌平小学。

    1932年  46岁,任蜀光中学校董会董事,主管财务后勤。

    1936年  50岁,与熊佐周、罗筱元、罗华垓组建“钱福湘”盐号,成自贡新四大盐商之首。

    1937年  51岁,赴重庆聘请张百苓到自贡任蜀光中学董事长。

    1943年  57岁,与颜晓凡等人筹建“国立自贡化专”。

    1944年  58岁,抗日献金600万元法币。

    1945年  59岁,独资创建蜀光中学“策名奖学金”。

    1951年  65岁,带头首批参加自贡公司合营。

    1956年  70岁,担任自贡“建华公司”副经理、自贡市盐务局副局长。

    1958年  72岁,担任自贡市政协副主席、自贡市政府副市长,之后,任四川省人大代表、省工商联副主席,民建中央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等职。

    1977年元月  与世长辞,享年91岁。

    资料来源:

    1.      自贡市志、贡井区志;

    2.     《自贡文史资料选辑》第19辑《自贡盐业资本家侯策名》;

    3.     《自贡文史资料选辑》第15辑《从菜农的儿子到企业家》;

    4.     《自贡文史资料选辑》第11辑《解放前夕自贡盐商动态》;

    5.      倪文渊:《侯策名从大盐商成长为社会主义建设者》载《盐商文化》2010年第 1 期;

    6.      倪文渊:《盐商侯策名的红色后裔》载《盐商文化》2011年第  2期。

[打印] - [TOP] - [关闭]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
最新信息
盐商特写
盐商精英
关于盐都商人网 - 自贡市工商联(总商会)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投稿邮箱:hgh66@163.com